巨头纷纷逃离,中关村不再是科技企业的风水宝地

【IT时代网编者按】98,99年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建立的风口元年,而中关村恰恰见证了诸多互联网海归新贵把见识变成了知识,再把知识嫁接了资本,从而迅速爆发,抢占了蓝海,也获得了财务回报,而这些企业大都在中关村西区。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中关村,90后登场,资本颠覆渠道。而今,越来越多的成熟企业选择出走中关村,对于创业企业来说,这里还是风水宝地吗?

前两天几位新浪老友纷纷前来道别,说公司7月就要搬到西北旺去了,路途太远,只能离职了。圈内人都知道新浪是中关村最有代表性的互联网企业,扎根中关村20载,也是互联网人才的黄埔军校,很多新浪员工忠诚度非常高,服务年限非常久,如今他们也要离开中关村了,看到这么多老朋友的离开,小Q感慨这些年在中关村的过往,也黯然怀旧了起来。

80-90年代的中关村——精英创业,创富重于创新

90年代初,小Q上小学,恰好小Q的父亲下海去了中关村,那时候中关村还真是村的概念,城乡结合部的节奏,各种脏乱差。

父亲的办公室在友谊宾馆,做的生意是贩卖COMPAQ等品牌电脑,价格1-2万左右。这也让小Q在小学时代就玩上了286,当然主要用途还是打游戏。当时最爱的PC游戏是PCMAN,吃金豆。

而当时村里最有名的企业也是做电脑生意的“高科技企业”——联想,方正等等。用任正非考察中关村的评语来感怀那个年代的中关村:联想,有管理没技术;方正,有技术无管理。

联想第一个办公室

这是一群知识分子淘金的时代,虽然都扮着商人的外衣,但骨子里还是有一丝清高和企业家精神。(反观同一时代的史玉柱,同样是做汉卡生意赚到了钱,把徽商的思维发挥到极致,但是急功近利,栽倒在巨人大厦下,细节过程参见《史玉柱自述》)

90年代末-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关村——海归土鳖相得益彰,技术重于渠道

98,99年是中国互联网巨头建立的风口元年,而中关村恰恰见证了诸多互联网海归新贵把见识变成了知识,再把知识嫁接了资本,从而迅速爆发,抢占了蓝海,也获得了财务回报,而这些企业大都在中关村西区。

小Q记得几年前去去哪儿做交流,他们那时候在电子大厦,听到其中一位高管说,这里风水不好,还是觉得西区更好,于是很快搬家到了神奇的维亚大厦。(这个大厦是一个神奇的福地,走出了3家卖给BAT的独角兽)而后去哪儿发展迅猛,也在创立十年后成功IPO。

去哪儿的CEO CC是小Q非常钦佩的低调大佬,套用罗振宇的一个观点,互联网企业家最符合时代发展的特征就是既创业,也投资。CC投资的美丽说、融360(当时还在海淀黄庄的银网中心,如今在互联网金融大厦)恰好是三点一线,横穿中关村,而且模式也都是垂直领域的平台模式,如今都是独角兽公司。

反观中关村东区,虽然人头攒动,但是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太!乱!

做过3C的行业人士都知道:南有华强北,北有中关村。买过3C的消费者都知道:中关村主要是坑,华强北主要是骗。

小Q上中学时候经常从西直门骑车到这里买盗版光盘,路边抱孩子的大姐见到我们这样的小孩就凑过来兜售游戏光盘,见到大人就兜售假证假发票和岛国光盘。记得当时有了MP3的时候,大家只敢买爱国者品牌的,别的牌子的大都不知名,“冯五块”在当时就是一个网红品牌,中关村东区有门店,西区就是他们办公室,如果出问题可以马上找到厂家投诉。(可惜爱国者如今被飞毛腿搞得只能上315投诉了,一个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艰难可想而知)

在当时和冯军齐名的是另外一个土鳖,当然人家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镀金海归了,而且分分钟可以霸占各个门户各个频道的头条,娱乐、体育、财经、科技、女性、时尚、母婴、亲子、教育等等,就差挤到到军事和佛学频道了......毕竟他还是腾讯投资的,小Q不能再调侃本家大佬了,虽然内心都是满满的嫉妒恨——70后和80后抢90后。不过人家确实霸气,把一个线下渠道的门店模式断臂转型,做成了线上卖场,当然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消费者洞察,他把消费者最大的两个痛点抓牢并解决——假!慢!

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中关村——90后登场,资本颠覆渠道

从2010年开始小Q就开始发现公司里有了这样一批熊孩子,他们的标签叫做90后。这群人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从小就已经被互联网洗脑,同时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渗透,这群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变得扁平而复杂,使得他们的性格和认知与70后、80后有巨大的差异。不论是在中关村西区的白领写字楼,还是在东区的蓝领卖场,这群人开始在改变中关村的格局。

对于中关村东区最大的杀伤就来自年轻人的消费观和资本的穷凶极恶。

小Q在中关村买东西有20多年了,作为一个典型80后,保守、价格敏感、犹豫是买3C产品的心理状态,所以很习惯地就要去中关村门店看实物,货比三家,然后再下定决心买单。而90后直接在APP随便点两下就轻松决策了。

这背后的逻辑是隔代人很难理解的,当然也要归根于资本对于电子商务的远见,疯狂地烧钱,砸广告,搞补贴,完善用户体验,不断刺激年轻人的消费欲望,甚至当下火爆的互联网分期服务也是资本驱动的。

小Q眼见着一家家卖场倒闭,连同周围的餐馆、购物中心也被殃及。卖场被电商打垮,也是一种互联网推动社会进步的表现,那些坑蒙拐骗的JS只能另谋出路了,而卖场也转型变成孵化器。很多卖场的负责人都是听说滴滴出行就是从中关村E世界走出来的百亿美金公司,受到了启发,然后一窝蜂地复制YC模式进行“产业升级”。其实很多所谓的孵化器背后是为了去拿政府补贴,再忽悠创业者入驻,交点工位租金,最终还是要靠FA度日,很难真正地对创业者提供加速器的价值。前两天和优酷一位高管闲聊,他提到优酷之前在中钢大厦发展多年,始终不温不火,由于Victor老板是香港人,找人算了一下,发现中钢大厦的建筑形式非常不利风水,于是把“大脑”部门搬到了500强聚集的风水宝地环球贸易中心,中钢只留下苦逼的产品技术部门留守。随后优酷的发展果然顺风顺水,豪取45亿美金的嫁妆。

离开中关村的互联网领军企业

(时间不够确定,顺序大致准确)

2008年,京东,搬到北辰,后到亦庄;

2009年,百度,搬到西二旗;

2009年,美团,搬到望京;

2014年,高德、UC,搬到干爹推荐的新地盘;

2014年,优酷“大脑”搬到环球贸易中心;

2014年,天极,搬到香山;

2014年,滴滴,搬到上地;

2016年,新浪,搬到西北旺;

2017年,腾讯,搬到西北旺。

巨头离场,中关村还有谁?

前两天陪同一个原鹅厂同事去理想国际大厦看办公室,物业销售开口12-17元每日每平,理由很充分:这是中关村风水最好的地方,这里走出了百度和新浪,诞生了几十位亿万富翁,接待过全世界名流政要。这地方都是挤破头都抢不到的风水宝地,要不是新浪搬家,根本没有机会进来!

这位销售让我想起了一个多年前的段子:

潘石屹一次到新浪做节目,在落地窗前,见下面还有一大片空地,大喜,急电秘书:中关村还有这么大片空地我们都不知道,快看看卖了没有,没卖咱们赶紧买下来!少顷,秘书回电:潘总,那是北大......

当然老百姓当笑话看,但企业家和我们老百姓的区别就是把笑话变成神话!

于是在理想国际大厦的南面,潘石屹盖了中关村SOHO!

如此昂贵的地租,谁能承担的起?

答案只有一个——风口上的企业!

他们是谁?投资公司、孵化器(靠补贴和FA)、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教育。

中关村还是风水宝地吗?看看它的前世今生!

这里原来大多是太监的坟墓。因明清时期称太监为“中官”,所以这里被叫做“中官坟”。 也有一说认为从明朝开始,太监多在此建庙宇和养老的庄园,也因当时人称太监为“中官”,故称此地为“中官村”。(昔日的庄园如今已变身中关村高档餐厅,58号花园,白家大院,五代羊倌,羲和雅苑,潮江春等)中关村正式得名是在解放后。解放后选择这里建中国科学院,觉得“中官”二字不好,才在北师大校长陈垣先生的提议下改名为“中关村”。

既然是坟地,地下阴气过重,所以中关村地下购物广场始终很难形成女性消费的聚集地,最终被迫关门。而同样是地下卖场的鼎好却因为男性居多,人声鼎沸,而抵住了风水的弊端多年,但如今也日渐衰败。

最后,推荐给打算在中关村办公的创业者们几个风水建议:

尽量不选择第三极大厦,现在叫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理由是距离教堂太近,旁边还有高架桥挡住财气;

尽量不选择中钢,一家已经崩盘的企业,也随之挂掉的是8层娃哈哈餐厅;

尽量不选择辉煌,村里人都熟知的“凶”厦,唯一知名的东海也是东风不在;

尽量不选择悦来大厦,一个酒店合成的办公楼缺少聚财之气;

尽量不选择天使大厦,距离教堂太近,还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推荐普天、理想国际、朔黄、鸿城拓展、维亚大厦,这几个的特点都是底商有比较好的银行坐镇(特别是爱奇艺的大厦有2个银行东西坐镇);已经有成功的大企业走出来,大企业选址时已经会慎重选择风水;周边不会再盖新楼,故不会对自己有干扰。【责任编辑/闫红玉】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巨头纷纷逃离,中关村不再是科技企业的风水宝地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